26.8 C
Toronto
21.3 C
Vancouver
星期日, 21 7 月, 2024

本地熱話|毒品合法化能解決濫用危機嗎?

近日,BC省一則新法震驚華人圈。自1月31日起,年齡在18歲及以上的人在BC省持有2.5克以下的某些毒品將不再被視為犯罪行為。有四類毒品可合法少量持有,它們是可卡因,甲基苯丙胺,MDMA(即搖頭丸)和類罌粟堿(芬太尼、海洛因和嗎啡等)。但出售和為出售目的擁有上述類別的毒品仍屬非法;在學校、幼兒園和機場等地擁有任何數量的毒品仍屬非法。另外,溫哥華等城市有自己的相關法規,例如禁止在市政府設施和購物中心、咖啡館等地持有毒品。

新項目實行第一天,省首席法醫拉普安特(Lisa Lapointe)辦公室公佈瞭2022年BC省疑似死於吸毒過量的人數:2272人,僅比創下最高紀錄的前一年少34人。這個數字是十年前的將近十倍(2012年,270人),意味著現在該省平均每4小時就有一人死於吸毒過量,超過車禍、溺水、火災等所有非自然死因的總和。

20230203225439 63dd90afd1891

另一場健康危機

在北美,這三年除瞭新冠疫情,還有另一種致命的“流行病”,一場規模巨大的健康危機也在威脅人類的生命,那就是阿片類藥物的使用。

根據加拿大心理衛生和成癮部長兼衛生部副部長的官方報告,自2016年以來,加拿大已有超過32,000人死於毒品使用過量,BC省尤其受到毒品過量死亡及相關危害的嚴重影響,更在2021年創下歷年最高的年死亡人數記錄,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導致的抑鬱問題無疑是其中的原因之一。

早在2015年,渥太華毒癮治療專傢尤堅馬拉醫生就表示,芬太尼已經在高中生的聚會上流行開來。他說,芬太尼非常容易上癮,在他所收的患者中,僅有5%最後能成功戒掉毒癮。芬太尼是一種人工合成的阿片類藥物。

也許很多人沒有聽說過,每年的8月31日為“國際濫用藥物關註日”。這一活動2001年發起於澳大利亞,旨在打破圍繞毒品和成癮的污名,提高人們對濫用藥物的危害意識、采取行動遏制更多悲劇發生。由此可見,藥物濫用問題不僅僅在北美,在整個西方世界早就成為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。

今年1月12日,安省漢密爾頓市也在考慮是否宣佈緊急狀態,因為當地政府正在努力應對阿片類藥物危機。該市的醫療專傢說,這樣一個步驟可以幫助應對日益嚴重的問題。

渥太華尤堅馬拉醫生曾批評安省缺少幫助芬太尼成癮者的診所。他說,省裡的衛生官員似乎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或者對患者死於本來很容易治療的病癥並不在乎。

自從芬太尼等合成毒品進入加拿大黑市,BC省因吸毒過量死亡的人數大幅度增加,該省2016年曾因為藥物濫用宣佈過衛生緊急狀態,但是死亡人數的持續增長顯示過去的治理措施效果不大。自那時起到現在又有超過一萬人死亡,其中高達86%是死於芬太尼過量。

所以,讓吸毒者可以合法持有少量毒品,是改變治理思路的第一步嘗試。

大麻“合法”後成癮者少瞭嗎?

2022年6月27日,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(UNODC)在其年度《世界毒品報告》中表示,大麻長期以來一直是世界上使用最廣泛的藥物,“大麻合法化似乎加速瞭每日使用大麻藥物報告的上升趨勢。”

報告說,雖然青少年使用大麻的流行率“沒有太大變化”,但“據報道,年輕人頻繁使用強效產品的情況明顯增加”。報告還指出,“與經常吸食大麻有關的精神障礙和自殺人數的比例也有所增加”。

根據聯合國發佈的世界毒品報告,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,也就是加拿大實施大麻合法化之前,加拿大大麻使用者的數量增加瞭40%,BC省是大麻最受歡迎的省份,報告說,這與加拿大正圍繞合法化進行辯論,人們對大麻風險的看法轉變有關。2019年第一季度加拿大統計局公佈瞭有關加拿大人用大麻情況的統計,自從2018年10月17日大麻合法化以來,初次用大麻的人明顯增多,15歲以上的人中,大約18%承認自己用瞭大麻,而在大麻合法化之前,這個比例是14%。

反對者的質疑聲

從大麻合法到毒品合法,這條路在加拿大僅走瞭不到5年的時間,雖然是在BC做試點,但是從歷史發展的角度,毒品合法化進程會隨著各省的陸續跟進而推動全國合法化進程。

2018大麻合法化關註組成員梁偉慈對有關宣佈感到失望,認為BC省政府此舉太急進,即使規定可藏有的非法藥物是2.5克或以下,都等同可以擁有,即使當局以非刑事化命名,又指這不是毒品合法化,但普通市民根本無法區分兩者的分別。

梁偉慈表示,以非藥用大麻在2018年合法化至今為例,使用大麻的人反而更多,黑市大麻售賣也並沒有減少,相信今次將藏有小量毒品非刑事化,變相鼓勵更多人使用毒品,不會對已經吸毒的人士有幫助,這也不是民眾特別是傢長希望見到的情況。

另一名成員陳美美就對聯邦政府的宣佈感到憤怒,指對藏有小量毒品非刑事化並不能幫助吸毒人士,這也不是落實有關豁免的理據,並質疑豁免會否讓不法人士以每次2.5克的毒品藏有量進行多次運毒,BC省政府在有關方面的教育工作缺失,這項豁免也會影響青少年對毒品的認知。

世界衛生組織精神衛生與藥物濫用專傢委員會委員、麻管局第一副主席,來自中國的郝偉醫生2018年接受《聯合國新聞》專訪時提到,不同的國傢對於不同的藥物的容忍度是不一樣的。中國人能夠容忍喝酒和吸煙,但是對於阿片類藥物,容忍度是比較低的。如果吸毒是種違法行為,很多成癮者不敢到醫療環境進行治療,輕癥會變成重癥,然後就很難治療瞭。

郝偉醫生強調,現在期望社會能夠容忍,能夠接納藥物使用的患者。從醫學角度來看,藥物成癮是一種慢性,復雜性的腦部疾病。那麼如果大傢認為這是一種慢性、復雜性、復發性的腦部疾病,就應該和其他的疾病,如精神分裂癥、抑鬱癥、高血壓和糖尿病一樣得到應有的治療和照顧。對於成癮患者的社會歧視和偏見,造成瞭很多吸毒的患者想治療卻找不到地方;想治卻不敢去治;想回歸社會,社會不給他機會。

解決藥物泛濫危機需先從免費解藥開始

BC省首席法醫拉普安特(Lisa Lapointe)表示,持有少量毒品合法化試行項目是重要的第一步,但是並不足以挽救生命。更重要的是徹底改變通過警察、法庭和懲罰來解決這個問題的思路。過去幾十年來,我們的目標都是用傷害吸毒者的辦法來迫使他們遠離毒品。這個辦法顯然是失敗瞭。

她認為,現在的目標應該改為幫助吸毒者。具體的做法包括提供安全供應渠道和加強、改善戒毒治療服務。BC省是最早開始向吸毒者提供安全註射中心的省份,但是服務人群數量非常有限。其他被該省活動人士詬病的問題是戒毒治療等待時間過長,治療方式僵化,康復床位不夠。

把納稅人的錢用來向癮君子提供毒品令許多人覺得無法接受。但是社區活動人士指出,這些人感染艾滋病或丙型肝炎,流浪街頭引起治安問題,都需要用納稅人的錢來解決,其代價遠遠超出開設安全註射中心的費用。

拉普安特介紹說,溫哥華市和維多利亞市曾實行過一個小規模的試驗項目,向大約三百人提供芬太尼貼劑。結果顯示,安全供應使這些人的生活發生瞭極大的變化。她希望公眾明白,安全供應和戒毒治療並不對立,它隻是讓吸毒者遠離危險的黑市毒品,讓他們在想尋求戒毒治療的時候還活著。

據瞭解,一些組織也支持將擁有毒品非刑事化,包括安省警察局長協會、加拿大警察局長協會,以及吸毒和心理健康中心。多倫多等安省城市也表現出跟隨BC省的願望,經歷瞭“破天荒”的大麻合法化進程的你,能夠再接受一次毒品合法嗎?

papamama.ca
papamama.cahttp://www.papamama.ca
「Papamama爸爸媽媽」網站提供海外升學、學術資訊、親子教育、家庭生活及產品資訊,匯聚一眾升學專家、資深教育工作者、親子達人及人氣博客等,分享親子育兒的心得及實戰經驗,是一站式的升學、親子平台

相關文章

留言

留言回覆

請留下你的評論
請留下你的大名

加入我們

加入我們

成為PapaMama爸爸媽媽會員,即可透過會員快訊,搶先收取會員獨享的著數優惠!

spot_img

最新上載